快递网点倒闭、退出、罢工,究竟谁之过?

2020-07-15

近几个月,关于快递网点的负面消息有点多

几日前,广东台报道称,广东清远一快递仓库积压了几万件快件,无人派送。据快递员反应,公司拖欠了不止一个月的工资。据了解,此事为加盟公司与下属部分网点因派费结算纠纷,影响了网络正常运营,造成部分快件延误,将在715日前清场完毕,派费结算纠纷也将于近期妥善解决。

6月下旬,亿豹网发布消息称,江苏一县级市加盟商发布客户告知书称,因受到总部政策和市场环境影响,从2015年开始逐年出现亏损情况,时至今日,网点已无力承担总部的各项罚款和支出费用,只好无奈暂停本市快件的揽收和派送。

6月中旬,湖北某地区一快递加盟网点联合通告总部,因总部派费下调,网点派件持续亏损,要在68日凌晨停止所在区域的韵达派件,直至派费恢复到网点可以正常的经营范围。在此期间,网点不接受分拨中心的罚款。

4月下旬,江西省上饶市下辖的万年县的数家快递的所有乡镇网点,联合发布了自420日起停运拉货的通知。因上面县级网点的通知,从51日起每票派费调整0.6元一票,交保证金2-4万元不等,导致乡镇无法运营。

4月中旬,河南省潢川县数家快递的加盟商一起发布声明,因总部派费下调而导致经营压力大,从417日停止拉货、停止派件,一切投诉和罚款与乡镇代理无关。

……

这些负面的消息不是罢工,就是停止派件,甚至退网……这与当前总部热火朝天的布局,以及节节攀升的业务量似乎显得格格不入714日,国家邮政局发布最新统计数据,显示1月至6月,快递业务量完成338.8亿件,增长22.05%,超过2016年全年(312.8亿件);快递业务收入完成3823.8亿元,增长12.57%。上半年,快递业务量平均增速达22.5%,接近去年平均水平,日均快件处理量近1.9亿件,其中二季度日均快件处理量高达2.4亿件,与去年同期最高日处理量基本持平。

从官方发布的数据可以看出,快递不仅是复工复产的先锋军,也是恢复力最强的行业之一,更是新经济的代表领域。这一点确实不假,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市场重回高位运行区间。

但拨开这层华丽的外衣,也应该看到更真实的状态。其中,网点生存状态便是一种真实反映,毕竟一边令人兴奋的业务数据还在不断刷新纪录,一片欣欣向荣之景;一边是怨声载道的网点在进行着罢工、退网,甚至倒闭。这两个画面放在一起,值得深思。

业务量高歌猛进,网点苦不堪言。双壹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龚福照这样总结今年上半年的快递业。那么,都是什么原因造成如今的状况呢?

价格战自不必多说。

以前快递加盟网点基本都能维持盈利,可今年疫情的暴发导致业务量受到影响,复工复产存在难度,运营成本增加,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经历了一场场价格战,相当多的网点已无钱可赚,出现亏损再正常不过。然而快递总部的算盘却是这样打的:通过低价布局网络,增加收件任务量,抢占市场——这是疫情期间快递总部一直在追求的事情,于是降低派费变成了压缩成本的一种方式。毕竟疫情导致总部利润大降,是需要从别的地方把利润回来的,网点自然就成了一种选择。

如此一来,一直存在的矛盾被彻底激化,而且更为严重,以前悄无声息的倒闭变成了主动退网抗议,联合大罢工。在此背景下,投诉猛增、快递小哥流失、乡镇等偏远地区更是苦不堪言……一系列问题集中爆发,产生了连锁反应。

降派费成总部的惯用伎俩。

曾几何时,每每发布各大快递公司关爱快递员的新闻时,一大波留言都直指派费,不少快递员都表示提高派费才是真的关爱,否则再多花里胡哨的关爱都只是说说——“天热了给快递小哥提供冰饮”“给快递小哥上保险等是难以真正提高他们的幸福感,也难以缓和末端网点与总部之间的矛盾。

对此,龚福照这样解释:按理,派费下调是由于派件密度的提升和派送方式的转变,使得派件成本得以下降,网点不应该受这么大的影响。问题的关键是,总部给网点下调了派费,但网点的派送模式多数还是建立在原有以人为主的派送模式上,使得网点不敢轻易的给业务员下调派费。这样派费下调的损失就不折不扣的由网点老板自己承担,这就加剧了他们生存的困难。当前,越来越多的网点正陷入收件不赚钱,派件不赚钱的危险境地,网点的利润到底从哪里来?这段时间网点老板们普遍比较迷茫,信心跌到了冰点,尤其是主要依靠派件量的乡镇网点,在寄件量不足的情况下,降低派费就相当于减少了网点的收入。

降派费的同时,还增加了发件量考核与包仓费。

4月底,一位河南乡镇快递代理点向媒体爆料称,省区自20205月份开始将发件量指标分解给各分公司,以阶梯目标来逐步实现发件任务,未完成指标的将给予处罚。具体到发件指标,通知显示,从20205月开始,乡镇代理点与承包区发件量不低于当月派件量的5%,而到6月份递增到7%10月份递增到15%,未达到指标的按照未完成票数处以3元每票的处罚。这无疑对于很多网点老板而言,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导致出现有的网点为完成收件考核,自己发空包应付,表面上完成了任务量,实则浪费人力物力,但对网点而言却是不得已为之。因为在他们看来,头上这把以罚代管的剑高悬着,未完成目标就是不断的"罚罚罚"

如果说派费下降与发件考核是迫于价格战下的增长压力可以理解,那么分摊包仓费就变得有点过分。众所周知,包仓费为网点固定费用,总部根据业务量标准划定,无论发件多少,每天按统一标准必须缴纳。有数据显示,当月派件量在2000票以内的,收取包仓费15元每天;当月派件量在20004000票以内的,包仓费为20元每天。

这些都增加了网点生存的难度。否则,一些网点也不会出现二次收费的情况了。就在明令禁止二次收取费用后,不少网点萌生退意,甚至是直接退出。原因很简单,由于网点尤其是乡镇网点大多地处偏远,配送成本较高,盈利状况并不乐观,而快递行业价格战导致快递单票价格持续走低,这更加大了网点的生存难度,取件费便成为了乡镇网点的救命稻草

除了以上外部原因外,网点自身的一些问题也须引起重视。

一个网点就相当于一个小公司,需要有现代化的管理方式,更何况这几年快递行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任何管理、经营等方式都应该与时俱进。

但我们很多网点却没有适应行业的变化,无论是思维还是管理方法都还是三年、五年前的老样子。很多网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起早贪黑的忙碌,很少去关注外面的变化,总部也缺乏有效的引导,导致网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落后。龚福照进一步解释,在双壹走访的网点中,凡是生存艰难的网点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观念固执保守,不善于学习。

以降低派费为例,其实网点可以相应地利用发件费用来对冲派费的损失。如派费下调0.1/票,发件费上涨0.5/票,刺激业务员收件意愿,利用好发件成本优势填补派费下调带来的损失,如果网点宣贯到位,执行力强,那么有可能会增加业务员的收入。

……

生存问题成为网点面临的头等大事。有的总部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部分上调全网派费,而有的总部还在观望,等待接下来真正的考验。而在这个过程中,有的网点通过自我调整,不断适应变化,挺了过来,有的网点在亏损中煎熬,还有的直接退网、倒闭……

在各方都受到疫情冲击的背景下,各种线上促销活动接连举办,"五五促销节"618年中大促带来的件量是惊人,因此仍然期待网点老板们抓住机会,与时俱进地去变革,毕竟一些外在的因素难以改变,唯有自强。



阅读189
分享